青海湖:青海湖香烟价格表图

我是带着敬仰的心情来到你身旁的。 当目力所及草地的尽头和天边云雾之间的那一泓,你那清波浩淼的清凉圣洁,就洗净了我千里奔驰的疲倦。静如处子的湖东面,翡翠长铺。近岸的浅色轻盈,湖中的深清沉静,更远处的云水朦胧,和着流传千年的神话,以风的长笔绘成一幅永不褪色的画卷,日日在色彩多变的天空下展览。但青海湖,你由近而远泛起的阵阵青烟,让你少了一分纯粹的快乐,多了一分朦胧的忧思,和古老天空中那份澄澈深沉而又不失天真调皮的蓝相比,你的忧思超越了你的年龄,也超越了我情感的边际。捧一口湖水品尝,你的咸或许正是你灵魂忧郁的味道。

黑马河的日出,让多少世俗的目光追逐。那在湖水中洗涤揉搓的太阳,带着纯粹的清新,带着远离城市的圣洁,在晨云晓雾中缓缓而出,摄人心魄。但今夜的雨声,惊吓走了太阳。就在晨曦微露,希望重现时,又一场大雨和着人们的失望与阴云晨雾一起把太阳阻挡。 但此时我却暗生喜悦。藏北高原的沥沥晨雨,作为另一种风景,是对我此行的奖赏。这是一种庆幸,一种希望,一种对未来的期待。因为我相信,作为风景的黑马河日出是一种常见。但此时此地的雨,却是一种奢侈。他多少扫却了我对草原稀疏的牧草和瘦弱的野花的担忧,扫却了我对于二郎剑附近的一片连绵起伏的沙丘的担忧,扫却了我对青海湖未来命运的担忧。我想像着如注晨雨汇成的涓涓细流,淌过草地,欢歌向湖时,青海湖凌波碎步迎接的喜悦。在半梦半醒之间,青海湖迎合着上天的粒粒细吻,那湖面腾起的轻烟细雨,是一幅自然之神的美丽交合,恰如人世间的洞房花烛。

我当然知道青海湖不是来自此刻的细雨,而是来自千万年前的那次徐徐上升,来自时空之外的雪山冰川,来自一个个神话传说。但雪山冰川的加速消融,正是神话破灭的忧虑。近处的柴达木正以生命为代价提醒。但现实的雨水会让神话传承,它能让湖水女神日渐丰满,盈盈之身躯,娇娇之容颜,恒古不老,常看常新。

鸟岛附近的青海湖,别样的美丽。绵延千米的碎粒石滩,享受着湖水一轮又一轮柔波轻抚,在漫舞轻歌中酿造千年不醒的梦。连绵的草场没能惊醒它,成群的牛羊没能惊醒它。但我想游人的脚步和一个个美若天仙的造型,该让她心生惊疑。赤脚站在湖水中,看湖水腾起层层细浪从湖中涌来,仿佛湖水女神长臂轻舒,舞动着长长的绸练向我扑来。带着几分急切,又带着几分调皮,像是在迎候她的情郎。我当然不配。以我涂满尘土的身躯和沁润着世俗的灵魂,怎能应和她的幽深高渺,被下里巴人耳濡经年的审美,又怎能听懂她阳春白雪的日夜吟唱。 静坐湖边,嚼一块世俗的饼干,呷一口清茶,点缀自然。这当然算不得海子的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面对着湖水千年不变的吟唱,仿佛仓央的那首情诗:你见,或者不见,我就在那里,不悲不喜…… 刹那间,泪水盈盈。青海湖,我不愿是你岸边的过客,不愿仅仅是你赤脚相拥的一位游子。我更愿是庄子的那条鱼,腾跃在你神圣的水中央,和蓝天白云一起成为你亘古不变的诗行。

养在深闺,以你的高贵身世和冰清玉洁,曾经让多少世俗的追慕者却步,就连迁客骚人都少有你的娥眉诗行,楚腰漫舞。时空深处的仙风玉雪,终养成你如今的二八芳龄,于是闺门洞开,慕者如云。但青海湖,我唯愿你纯洁的心灵不改,以你的美丽,高傲地漠视那一双双世俗的眼。 请你学会拒绝。请允许我静静的离开。 8月5日夜 于火车上

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