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恩父母的自创文言文 父母赋

  父母赋天无际,父父而生,地无垠,母母而育。天之精,螺旋时宫,大,无外之外;地之血,盘桓空室,小,无内之内。

  

  子子女女,万万之物;子子孙孙,千千之事。吾父,张姓也;吾母,葛氏也。吾父之母,刘氏也;吾母之母,夏氏也。吾父之族,百家之良种;吾母之宗,千氏之善根。吾父吾母,姻缘悟吾。父母者,力尽艰辛之孕育,排除万难之教化也。千载高温之烤,万岁冰雪之冻,亿季风雨之渗。

  

  石裂化土,精气滋孕,历春寒而全苗,经夏暑而尽花,越秋霜而遍果。一身活了虫鱼,一体养了鸟兽。土地,为草木之父族母类;草木,为动物之父类母族。吾之生之死,之行之敬。于眼于心,于诗于文。吾父,冀清河之血液;吾母,葛天氏之脉迹。移于鄂赣之苗,迁于湘鄂之瑶。

  

  吾父世代农商,于十六春,避壮丁而投笔从军;吾母多代耕读,于十一秋,跌闺阁而成贫女。吾父,坐如钟,行如风,立如松,英姿俊男,球笛歌文皆能;吾母,坐如仙,行如柳,立如荷,窈窕淑女,说写绣医亦会。

  

  吾父一书生,为妻为子,健健康康,顶妻兄右派之风,冒岳父地主之危,受妻戚匪凶之牵,弃前途于幕阜山区,坷坷坎坎几十春,中药疗体,主义正心,曾检别人烟蒂度日;吾母一闺秀,为夫为子,平平安安,做裁鏠于星月之时,干农活于严寒酷暑,砍柴禾于危崖深谷,舍安全于崇山峻岭,血血泪泪数十秋,阳光医身,萻萨慈肠,曾同子女一日二餐。

  

  慎言谨行,独善身心,承传祖训,育化五子;戒斗用忍,以法求存,发扬家风,教导二女。青山绿水之间,吾父道骨在前,吾母仙风随后。吾父一肩挑事业,官为父母;一肩挑家庭,身为家父。

  

  风风雨雨三反五反,霜霜雪雪反右文革,过石子岭,住吃于高枧黄洋苏塘横岭之村村户户,其人之父为吾父也,千年重阳木为证;星星月月左框装物,花花草草右框坐吾,衣鞋于灵姑河坪下岭塘湖之山山岭岭,其人之母为吾母也,千载福龙寺为佐。

  

  天下之父母,一如吾之父母,一生服务子女也。吾之父母,生身血脉之体,文明教化之应。吾之父族母类,孔子孟子儒之仁也,老子庄子道之规也,观音罗汉佛之善也,屈原李白诗之魂也。吾之父类母族,异国异肤之文明也。欲与吾为人之父者,先为自子血脉之父,再为他人服务之父。为文为政者,为官为军者,服务天下人民,子子孙孙,孙孙子子,无穷尽也,尔等,父母成也。

  

  2015年1月9日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