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婆子_老式铜质汤婆子值钱吗

  前几日,在一本老年杂志上看到了一则广告,大意是说孝敬爸妈就给他们预备个过冬的汤婆子。

  

  于是我想起了母亲留给我的汤婆子。

  

  这个汤婆子憨态可掬,扁扁胖胖的腰身,是纯铜制成的一种椭圆的壶,像南瓜形状,上方开有一个带螺帽的口子,热水就从这个口子灌进去,灌足滚烫开水的汤婆子旋好螺帽,防止渗漏。再塞到一个相似大小的布袋中放在被窝里,这样晚上睡觉便十分暖和。

  

  大概是在九十年代初,那时父母亲都早已年过花甲,每到冬天就喊手脚冰凉,于是,我就给他们买了几个热水袋,一个冬天下来也还可以凑合,可是到了次年冬天,再要用热水袋时,问题就来了,不是橡皮垫松了漏水,就是热水袋经过夏天的高温,橡胶老化了粘在一起撕不开报废了,到了冬天只有重新去买新的。这样反复几年,钱花了不少,问题还是没有彻底解决。

  

  有一次,妈妈逛城河街时,在一个老人家那里发现了这个汤婆子,她想起了小时候在娘家时曾用过这个玩意,又保温又安全又耐用,几十年没见过,感到好惊奇。她爱不释手,一问价,妈妈不敢买了(具体是多少钱我也忘了),因为当时,父母亲的退休工资加起来也没多少,她有些舍不得。

  

  回家后,她又后悔了,这么难找的好东西,说不定以后寻不到了呢?于是,她赶紧把储蓄罐里平时积攒下来了硬币全倒出来,又加了一部分钱,返身来到城河街,幸好那个老人家还在,妈妈又和别人讨价还价,便宜了几块钱后就毫不犹豫地和人家成交了,喜滋滋地抱回了她的宝贝。

  

  回去后,她又一针一线地缝了一个棉布套,配上两根细带子,以防汤婆子烫手,而且保温时间还可以延长。她的杰作完成后,左看右看地爱不释手。

  

  自从有了这个汤婆子,母亲就没有再叫冷了,汤婆子成了她冬天的好伙伴。她说晚上暖脚,早上洗脸,一举两得,又方便又实用,真是物有所值啊!有时候父亲要用热水袋和她换着用,妈妈跟小孩子一样,怎么也不肯。

  

  汤婆子,其实就是一种家庭取暖用具,充满热水后放置被窝以提高温度。有铜质、锡质、陶瓷等多种材质,民间又称锡夫人,汤媪、脚婆。汤婆子之名由来已久,汤,古代汉语中指滚水;婆子则戏指其陪伴人睡眠的功能。就是这样小小一件取暖用品曾经被许多大诗人歌颂过。黄庭坚《戏咏暖足瓶》诗:千钱买脚婆,夜夜睡到明。明瞿佑《汤婆》诗:布衾纸帐风雪夜,始信温柔别有乡。可见汤婆子足以给人温暖,让人怀念。

  

  记得我们幼时,那个时候的冬天好像比现在要冷,动不动就滴水成冰,家里条件有限,我们都没有棉鞋穿,两个脚冻的又红又肿,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中,就到卫生院讨来两个医院用的盐水瓶子,晚上装满热水后盖上胶盖,放到被子里给我们暖脚。但是,这种盐水瓶的保温时间很短,若是直接把脚搁在上面,还会很烫,有时候瓶盖子被蹬开后,还会漏水。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可以取暖的。后来,家庭条件好了一些,有了暖水袋后,我就觉得已经是天堂了。看到妈妈的汤婆子后,我就想,那个时候如果有这么个汤婆子就好了,我们的脚也不会冻伤了。

  

  可是2005年的春节后,母亲因心脏病去世了,她心爱的汤婆子也就留给了我作为念想。每到冬天,我也会把汤婆子灌满开水,用于暖手暖脚。

  

  虽然现在暖手宝、电热毯、取暖器、空调应有尽有,五花八门,但我仍然能够从这件旧物中感受到昔日时光的脉动。母亲的汤婆子捧在手上让人无限感怀,甚至还能感受到母亲的体温,看着这个汤婆子不禁让人回想起那慈祥的母亲、那寒冷又温暖的冬天。

  

  好的东西总是不会让人遗忘的,就像这汤婆子,抱着它,与时光入睡,这就是一种难忘的回味!

  

  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