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小侄女,你回来吗?_和乡下小姪女性故事

 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,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。

  

  十八年来,我无时不刻都在惦念着你。我知道,你可能恨我们。恨我们这一大家人,恨你的爸爸。可你知道吗?你无论如何,你都是咱们赵家的骨肉啊!

  

  我最后见你的时候,你还在襁褓之中。那是你的奶奶去世了。我们一大家人,还没有从悲痛中完全解脱出来,可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了。于是,我们一大家人这一年谁都没有离开,陪伴着你的爷爷,在老家肖吉村,三十多人在一起过了一个祥和的大年。

  

  那一晚,你和明生(你二爸的儿子),是咱们这一大家人最开心的孩子。你们两个刚会坐了。大家把好吃好玩的东西放了一大堆,把你们两个抱到炕中央,看你们会抓玩些什么。只见明生是见什么抓什么,抓起什么又丢什么。可你在抓东西的时候,总是先看看周围的人,再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尖去触碰一下,直到确定这件物品没有危险的时候,这才用兰指的手势,将物品抓起来。这时的明生,见你抓什么,就手伸过来在你的手里抢,你自然是当仁不让,直到你们两个夺得都哭了起来,大人们这才笑着把你们两个拉开。

  

  从这以后,我们这一大家人就各奔东西。你的爸妈带着你,走了宜川。那时,你的爸爸已经没有了正式工作。你的妈妈是个人民教师。你爸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,你妈在哪里教书,就跟着到哪里当家庭妇男。也可能是文化修养的差距吧,你妈和你爸这以后一直不合。最后就发展到你妈一纸诉状把你爸诉到法庭,要求离婚。

  

  为了挽救你爸妈的婚姻,你爷爷那年已六十开外了,在身患多种疾病的情况下,硬是撑着病体,到你外公的家里去了一趟。你外公也很给面子,你爷爷住了几天就高高兴兴地回来了。可过了不长的时间,又不行了。这次,你爷爷打发你三爷(他是我们这一大家里,最具权威,最能说大事,了小事的人)又到你外公家里,又说好了。再到最后一次,你妈直接把你爸起诉到了法庭。这次你爸没了办法,就给我打电话,我在电话里把你爸臭骂了一顿。我说你一个男人家,三番五次地叫婆姨离你的婚,还什么脸面问人看怎么办?说实在的,你爸在那几年里是很不争气的。没有工作,又不愿出去打工,没事就打麻将,酗酒。酒醉了就回来撒酒疯,常常闹得鸡犬不宁。你外公一家人是很爱面子的,你外公也是村里一个给人说大事,了小事的人。摊上这样一个女婿,说不闹心那是不现实的。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,我想,你妈选择离婚,也一定是别无它法了。为此事,当时负责此事的法庭负责人,正是我的亲戚,他还专门来信征求我的意见,并说不管怎么样,有娃娃哩,能不离最好不要离。我说,现在的问题,是人家女方要离,我就没好办法。如果是我弟弟要离,那肯定一句话,离不成。就这样,你妈最后如愿以偿,终于和你爸离了婚。

  

  那次,你爸带着他和你在阁楼的最后一张合影回到了我们这个家。回来时,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。我们谁都没有给他好脸看。你爷爷气得又把你爸大骂了一顿。你爷说,你放下好工作不干,放下好光景不过,现在好啦,你自由啦,没人再管你啦,你有什么本事就使去吧!

  

  从那以后,你爸就从咱们这个家消失了。十多年里,谁都没有他的消息。直到最后被人坑骗,他还不知,还义肝侠胆地给人担责,结果吃上了官司,在脱不了干系的情况下,这才给家里打了招呼。我们这才知道,他还在这个社会上,还终于捅下了乱子,还终于知道他是这个家里人,叫家里来人解救他。

  

  你爷爷在气得大骂的同时,又拿出他所有的积蓄,我们兄弟几个还有你的姑姑也都凑了一部分,由你四爸和五爸去到西安,把你爸保了回来。

  

  你爸这次回来,总算是收了心。你四爸给你爸买了一辆摩托,你爸就跑上了摩的。几个月下来,收入虽然不是很丰,但至少能自食其力了。就在我们一大家人都为他高兴的时候,你爸却被他人的摩托撞骨折了。为了给你爸看病,我们兄弟四人还有你姑每人拿出一千元,给你爸及时地看好了病。

  

  在那段时间里,你爸的身边没有一个人陪伴。你爷爷和你五妈一家人给了你爸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料。你爸一没事了,就和我们一大家人拉起他今后的生活该如何办的问题。特别是提到你应该有十几岁了,应该懂事了,他也回来快一年了,应该去看看你。可我们这些年来,谁也没有和你妈联系过。听说她在宜川又成了家,带着你一直在宜川居住。我便托宜川的一个亲戚打问到你妈跟前,给你妈说明了你爸现在的情况,也说明了你爸想见你的初衷。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你妈竟一口回绝了。她给我们带过来话说,在你没有上完大学以前,叫我们家里人谁也不要打搅你!

  

  我们无法理解,你妈是一个人民教师。在婚姻问题上,执固己见,给两家人和她们二人还有年幼的你,造成的伤害已经是无法挽回了。可在处理你爸和你的关系以及你和咱们这一大家人的关系问题上,可以说是一条道儿走到黑了。我无法想象,你在这十八年里,你妈是如何教导你的,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你的身世吗?你能理解作为人父却十几年都见不到自己亲骨肉的那份痛苦吗?如果你真的到现在一点都不知道你的身世,那你的妈妈就太有才,太优秀了,不愧是人民教师!如果你早就知道你的身世,却在十八年里,刻意不和家里任何人联系,那就又当别论了。叫我们该怎么说呢?

  

  你爸在这几年里,吃了不少苦,受了不少罪。在苦等你们无果的情况下,又回到了咱们肖吉。去年,他成了一个家。今年就添了一个大胖小子。这几年,咱们这一大家人,每到过年或红白喜事,都高高兴兴,欢聚一堂。美中不足的是,遍插茱萸少一人,过来过去,就你不在呀!

  

  琪琪,我的小侄女。我不知你现在那里?我把这篇习作用我的电脑给发到了网上。我相信,你如果经常上网的话,一定会看得到的。但愿有那么一天,我们能在延长相见。也希望你能早日回来看看日日夜夜都在思念你的你爸爸和你爷爷,你回来吗?

  

  写于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子时

  

  

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