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大女人小男人】我和单位中年女人的性故事

  通常说到女人,一些男士立马就会和头发长,见识短联系起来。

  有这种思想的男人,或多或少是存有大男子主义思想的,骨子里渺视女人,说:一副小女人的样儿。我曾听到某男说出此话后,反应极其强烈,于是学着他的表情回击:一副小男人样儿。

  其实是不是小女人或者小男人,是不能一概而论的。

  就如同杭州盛产美女,但丑女也不在少数。

  曾有男同胞兴致勃勃地跑到杭州,结果居然没有见到几个真正的美女,大失所望。回来说,杭州的美女哪能和成都的美女媲美哦。

  说小女人,如果是因为其外表娇小玲珑,怜爱地说小女人,那女人们会很受用的。但如果是在心里看不起女人,那女人就不干了,得理论理论。

  女人怎么就小了?

  干出惊天动地大事的女人大有人在啊。比如武则天,比如撒切尔。如果说这些人太久太远,我们身边的见识非凡,思维敏捷,精明能干的女人比比皆是。许多事可不是一般小女人能够做到的,那是大女人,是强女人!

  因此我认为,只要是把家庭搞得幸福温馨,把事业搞得红红火火,这样的女人就是了不起的女人,是智慧的女人,是勤劳的女人。

  我说小男人,当然是针对那些认为女人是头发长、见识短的男人而言的。

  实事求是地讲,推动人类进步的主要功劳是男人,创造世界文明的功劳绝大多数也是男人。这是不争的事实。女人们很客观地看到并承认这一点。因此很多时候,女人面对生活时无怨无悔地两手抓,既要为家庭为孩子为男人任劳任怨,又要在单位上为了那份工作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。

  不像男人,一旦投入到事业中,很多时候他是顾不了家庭、老婆和孩子的,甚至顾不了自己的父母双亲。

  当然,自古就有忠孝不能两全的说法,这好像就是为男人们找的理由。男人们可以三过家门而不入,但我敢肯定,没有一个女人会为了所谓的事业而不顾家庭。

  然而生活中,我们也确实看到一些心胸狭窄,小肚鸡肠,自私自利,胆小如鼠,不负责任的男人,你忍不住要把男人前面的那个大字改成小字。女人们打心眼里瞧不起这样的男人。这种例子太多,我都不愿去列举。

  还有一些男人,他们非常强大,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可到头来女人们还要给他冠以小男人的称号。这里我想举一个例子,估计你会认为我是在打胡乱说。

  天纵奇才李隆基,堂堂一国之君,然而在我心里不过一个小男人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李某大到皇帝,贵为国君,且不说他做过多少可载入史册的丰功伟绩,我仅看一点。李隆基作为皇帝什么样的女人他都可以爱,哪怕是他儿媳妇也不影响将其揽入怀中,于是三千宠爱于一身啊。

  安史之乱后,李皇帝本以为杨国忠被砍了,就会消停了,可是他哪里想到众将们,一致要求皇帝赐杨贵妃一死。李隆基六神无主,他苦苦哀求众将,能不能放杨贵妃一马,未果。

  于是,杨贵妃在马嵬坡遇难了。一代美女杨贵妃,在李隆基的面前香消玉殒。唉,一个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皇帝,还是男人吗?

  试想,如果他能像英国王子爱德华一样,做到不爱江山爱美人,当即表示让出皇位,只身和杨玉环做贫贱夫妻,是不是另一个结果呢?

  李皇帝做不到,最后他纵是伤心欲碎,也还幻想着继续他的皇帝梦。杨玉环就这样被李皇帝删除了。

  什么三千宠爱于一身,在我看来杨玉环不过就是李隆基一玩伴儿。这样的男人,无论地位多么至高,他在女人心里真的不过是个小男人而矣。

  再有一例,估计说出来会惹来众怒。

  有一朋友曾很激动地跟我说:南京大屠杀,不能再做为爱国主义题材来宣传了。那是我们中国男人的悲哀,三十万生灵就让小日本涂炭了。看到无恶不作的小日本,凌辱我们的姐妹,甚至是我们的母亲,作为男人怎么能无动于衷?拚死也要扑上去,咬也要咬那狗日的小日本一口啊。而事实上,我们看到的史料上这样的例子并不多。

  南京的男人们,有几个像大男人一样站起来,保护了自己的母亲和姐妹,与小日本决一死战啊!

  因此,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的耻辱!更是南京男人的耻辱!

  历史绝不能重演,我为朋友一腔男人情怀而感动。

  这么些年,我们的确应该在反思中警醒,是男人就应该毫不吝惜地喷洒你的爱恨情仇,用行动去书写那个大字。

  世界是男人和女人的。

  按霍金说法,地球200年后就将毁灭。

  那时的男人和女人,无论大小都将在另一个星球上去寻找生存的环境。那时的男人是不是将更强大,女人是不是更温情呢。

  那时的世界,在男人和女人的推动下,又将是怎样的一番风景呢?

  

  新浪网友评论:

  

  小女人、大男人,应该是很久远的说法。

  那时的意思,在女人之前加个小,是因女人主内,男人有一种怜爱之意;在男人之前加个大,是因男人主外,女人有一种放心之感。

  谁知几十年前,这些很温暖的词,被剥夺去了温度。

  到了今天,人间在汉字里,几乎全被颠倒了。

  所以,女人最忌恨呼她小女人,男人也不愿喊他大男人。

  时代变得没温度了,人心变得没温度了,词语也变得没温度了。

  也就有了川梅用犀利的文字,不管你是今天的男人,还是古代的男人,该杀伐就杀伐,该一船打翻就打翻。

  也就有了川梅用眷顾的文字,不管你是中国的女人,还是外国的女人,该捧着就捧着,该一桌聚拢就聚拢。

  因此我说:

  你想在女人笔下希望欣赏男人,真大男人。

  你想在男人笔下拒绝欣赏女人,真小女人。

  其实,让词语回到最初,让词语本身的温度,上升到最初,就不会计较男女的大小了。小女人、大男人,都是天下的好男好女。

  也不会让川梅较着这个劲,说出大女人,小男人了。

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