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读象棋 象棋不礼貌开局

  帅(将)

  

  帅是棋盘的王,是至高无上的君主。它活动的范围很小,只局限于一方田地之中。它亦步亦趋的行走,有点象缓缓移动的龟。实际上帅只是输赢的象征,它永远走不出狭窄的一角天空。前方激烈残酷的战斗,似乎距老帅很远,它养尊处优的神态,看不到冲锋陷阵的官兵们的拼杀与喋血。只有炮火燃烧在城池,它不肯束手就擒,才极不情愿地躲来躲去……原来看似壁垒森严的深宫,并不总那么太平。老帅坐在没有阳光的屋檐下,不论是胜利还是失败,它都不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者。

  

  士(仕)

  

  事实上,士是老帅的贴身卫士和保镖,为了至高无上的王的安危,它寸步不离形影相随。士活动的天地很小,在乘号的天空下,土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责,并随时准备为王殉职。它的忠心耿耿,说不上是愚蠢还是聪明。不过因士的存在,老帅可以养尊处优,尽管它深居宫殿,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但一旦城池被破,士的忠勇便显现出来。帅生则生帅死则死,这大概是士的座右铭。

  

  象(相)

  

  象是王宫的第二道防线,它虽不及士同才老帅形影不离,但它活动的天地大了许多。象可以在自方的阵地上,从容地跃过一个又一个田字,象有时也会看到君王,但它只能站在士的身后,诚惶诚恐地打量着自己的上帝。象同士一样也是老帅的卫兵,但它没有机会同帅寒暄近乎,有时为打击闯入阵地的敌兵,它必须挺身而出,甚至舍生取义。尽管象无法闯过楚河汉界,但隔岸观火,战友在敌方阵地的拼杀,常常令它热血沸腾。象是卫士,也是随时冲锋陷阵的士兵。而它的双重角色,令足不出户的士羡慕不已。

  

  马

  

  在所有的棋子中,马活动的空间很大,不论在自方或是在敌方阵地,都可以看到它驰骋的英姿。马是勇者,马也是斗士,倘若马抵达敌方的心脏附近,将令威风凛凛的王食寝不安。马深谙配合才是硬道理,因此它比较喜欢联手兵团作战,并杀得敌方人仰马翻。有时为了战略的需要,马也会追星赶月独闯敌阵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马堪称孤胆英雄。但马也常遭到暗算,一个小卒会将它绊倒,一发突如其来的炮弹会将它炸个身首异处。但马总是小心翼翼地深入敌方的阵地,用自己得得的蹄声,叩响胜利之门。马可以血浴疆场,马可以引鬓长啸。即使壮烈殉职,马有力的前蹄,也可以撕破没有硝烟的长空。

  

  车

  

  车是最快捷最有力的兵种,棋人谓之的“三步不出车是臭棋”,道出了车的强大和威猛。它似乎所向披靡,可以横冲直撞。但实际上,车必须利用自己的智慧,才能真正打倒对手。有勇无谋的车常常出师未捷身先死。车只有智勇双全,才能在进攻的道路上奏响凯歌。它是真正的斗士,但它不是王,它只有在搏杀甚至喋血中,才能展现勇者一往无前的雄姿。

  

  炮

  

  炮是特殊的较为现代的兵种,它可以安步当车,它更可以呼啸长空。炮是野战兵团重要的组成部分,它可以远距离发射将敌人歼灭,它可以不动声色地接近敌穴,将城池炸得粉碎。炮如迅雷不及掩耳,常令敌人防不胜防。它飞鸣的英姿,象胜利的号角,更象发起冲锋时燃烧的信号弹。炮只有对准目标,才能弹无虚发,否则炮的飞行,可能是虚张声势,也可能被敌方捕获,成为王者炫耀的战利品。

  

  兵(卒)

  

  兵潜伏在阵地的最前沿,只待王者一声令下,兵便一步一个脚印地扑向敌方的阵地,展开你死我活的英勇拼搏。战场上,车是战车,马是轻骑,炮是高炮,它们是王的特殊兵种,因此它们受到王的青睐。身为小兵,它们是队伍中最卑微的群体。但是你别小看它,胜利的旗帜,沾染兵的鲜血。没有兵的冲锋陷阵,没有兵的喋血杀场,胜利只是一种梦想。正因为兵距敌阵最近,它们经常成为敌方的炮灰,成为铁骑下血肉模糊的亡魂,成为隆隆车轮下的肉饼。但兵无所畏惧,为王的尊严,为胜利为一种坚定的信念,为老帅胸前耀眼的勋章,它们义无返顾,一去不归,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,就象春秋战国时期的荆轲,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不复还!”……倘若小兵压境或兵临城下,那么胜利已指日可待了。在兵的身上,更能体现殉道的精神与气节。(全文约1570字)

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