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爱:秋芬和丹丹第一部

  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亦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的三春辉。9岁那年,我的生命中没有了母亲,只有父亲。父亲又当爸又做妈一点点把我们拉扯长大。他没有慈母手中的线为我缝制衣物。有的只有一颗时时牵挂的心。曾经父亲就是我的家,母亲刚走的那年,我好怕,怕他也丢下我和妹妹。看着他难受我和妹妹也会拉着他的衣角,边哭边叫:爸爸,不要丢下我们。父亲看着年幼的我们终是舍不得丢下我们。那时的我开始学会了坚强。9岁的我自己洗衣做饭,还要照顾妹妹。我很听话,我怕,怕父亲也不要我们了。那时的日子很苦。我记得父亲为了照顾我和妹妹只得在村子里给人做工。那时候一天才15块钱,还得从早做到晚,有时候还会受气。而我和妹妹都已经上学了,那时的学费不是很贵,但对我们家来说也不便宜。每到学期快结束时老师总会叫我们回家拿钱。有时候父亲烦了,就让我们不要读书了。那时我在心底有些怨恨父亲。他总是动不动就叫我们不要上学了。本来我的成绩也不错,可三天两头的不上学对我的影响也很大。

  多年以后,我才明白那时父亲的郁闷与心伤。一个男人拉扯两个孩子多麽的不容易啊。其实,一直以来我都很怕我父亲。印象中父亲很少笑过。我知道,他心底很苦很苦。他也想给我们一个完整的家。他只能默默守护我们,以他的方式,尽量让我们少吃一些苦头。他的爱从不会对我们说。记得母亲走的那年冬天,我生日的那天,我以为父亲忘了。可是中午的时候,他从外面回来后,给我煮了一碗肉丝面。这些年来我早已不记得面是否好吃。我记得的是那天我和着泪水吃面的情景。父亲的爱从来就没有太多的言语,有的也只是那碗满满的肉丝面。

  毕业以后,我离开了家乡,离开我的父亲。有3年的时间,我没有回去。那些日子,我也只是偶尔给父亲打电话。在后来,妹妹也出门打工了。家里就父亲一人了。父亲的脾气也越来越孤僻了。在后来我和妹妹都各自成了家,回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每次打电话回去我总是让我儿子和他说话,我在电话一边,听得出他很高兴。有时候,我说"爸,明天我们回来。他也会淡淡的说:回来干嘛,耽搁我时间。我知道,他嘴上这般说,可心里却很高兴。因为每次我们回去,他都要买好多好多我们爱吃的东西。什么葡萄.香蕉,牛奶.......。或许在他眼中我们始终是孩子,小时候没有条件,长大了,他还想把那些补给我们。父亲的爱,从不会说与我听。父亲的爱,是那条乡间小道上翘盼的目光。父亲的爱,是离别时我看不见的不舍泪花。

  2013某日,看见中央6台正在播放一个颁奖晚会。刘涛正在拿奖。获奖作品叫《老有所依》。后来刘涛唱了一首筷子兄弟的父亲

  总是向你索取,却不曾说谢谢你。

  直到长大以后,才懂得你多不容易。

  每次离开总是,装作轻松的样子。

  微笑着说,回去吧,转身泪湿眼底。

  多想和从前一样,牵你温暖手掌。

  可是你不在身旁,托清风捎去安康。

  时光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你变老了。

  我愿用我一切,换你岁月长留。

  一生要强的爸爸,我能为你做些什么。

  微不足道的关心,收下吧!

  谢谢你做的一切,双手撑起我们的家。

  总是竭尽所有,把最好的给我。

  你牵挂的孩子,长大了。

  那一刻,我泪流满面。父亲,谢谢你。谢谢这些年,你从未把我抛弃。我知道你给我的不是最好的,但我知道,你把你最好的给了我们。儿子看着我问:"妈妈,你怎么哭了。我说:没什么,我们明天回建始,看建始爷爷,好吗?哦,明天回建始,看建始爷爷去了。儿子高兴的喊着。

  擦干眼泪我打通父亲的电话:"爸,我们明天回来。电话那头传来父亲的声音:回来干什么,耽搁我时间。我知道,父亲在电话那头一定笑得和不拢嘴。

  原创樱水寒20142.24(复制文章请注明原创作者)

  以文会友,qq:348204358.非诚勿扰

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