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之韵|梅河口海之韵水疗298

海之魂

黄昏涉水而过,潜意识里有一片海,或如去过,或如遗忘在时光里。暮色起于苍茫,黑夜之潮将冥色推挤到了海之角落,世界悄然,心亦寂然。随流而至的空濛涨满了整个世界,一些活着的生灵即将进入梦乡。梦乡里的景色悠悠晃晃,就像那些悠远的日子,浮于海浪,游逝于时光。似乎想抓住一点什么,只是什么都没有留下来,只留下了一片海涛声声。

终于记起来,那是一片真实的海。我们有感于涛声,梦于浪远,只把那种潜望置于帆影,飘于航灯,逆水而上,游于天涯海角,遣梦里尽是流于岁月的追远。那水滔的印象还很清晰,在心里酝酿酝酿就是一片汪洋。

水是海之灵魂,海是水的化身。自亘古天公就涕泗滂沱而海,因之海水深远而辽阔。水很深情,但也很无情,是以古人认为,我们所处的四周皆为海,故而将大海喻为僻远之地,才有了九夷、八狄、七戎、六蛮之说,谓之四海。四海之外,或海角,或为天涯。以陆地上三山五岳之高峻,以四海五湖之僻遥,走遍了方能达到人生之最高境界。以至于人生里那些情与爱都要用海誓山盟、海枯石烂来比喻,才能显示出意之敦厚,情之深远。

在远去的日子里,我们也曾立于海边,遥闻海潮之汹涌,感其涛声之张扬,自然心荡神怡而不能自已。如此,海的神秘感就幻化成了人们心中之敬畏。人们去看海,不外乎渴望去海边感受海之博大,感受那种磅礴的气势。

海之深度来源于聚集,海浪之力度来源于岁月的摇曳,来源于搓揉之时光。千百年了,岁月被摇曳得浩瀚无边,时光被搓揉成一片迷迷茫茫。远行的航船,拖着悠长的日子,犁开那一汪深远的湛蓝,向着未知的世界启锚扬帆。翻涌的航道上落满了欢快的浪花,像那些蒙昧时代,飘远而有捉摸不定。

坐上海轮,摇于大海,就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震颤,那是切入海之灵魂的搏动,那是力度之颠峰。如果你不去海边,就不能感受到那一种摄人心魄的流。如果你没去海上航行,就领略不到海之辽阔与浩瀚。当你有幸泛舟于海涛上,你除了惊诧于海之博大,更能感受到海纳百川之胸怀。在风波浪涌里,远山透着时光的影像,近屿与陆地被云遮雾罩着,摇浪、烟波,似乎远方有童话中的海龙王宫殿在千沟万壑里荡漾。掬一捧海水,犹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,与世界分享那一份快乐与神秘,让你欣喜、让你胆怯、让你神思随浪起舞;让你心随波涛、意随流。飘远者迷于四海,终究会不愿意寻找归途。

海之精灵

洪涛滚滚,可以鼓舞人之奋进,风狂雨猛并不能阻止航船出征。航于海上,做坚毅的航海者,不遍觅四海五洲断不会归帆返航。奋勇于惊涛之巅,搏击于怒之尖啸,可以磨砺出海之灵魄,也能锤炼出海之胆略。你不去暴风雨中展翅飞翔,就没有胆量去迎接风狂雨猛的洗礼,就没有力量抗拒电闪雷鸣的恐惧。飞舞的海涛,苍茫于大海的远程,只有弄海之人的心才能跟上那些滚滚潮流,才能浩浩荡荡一往无前。

风烈浪猛,是一片颠簸的世界。航船影子,早已撵不上风云的流程。翻飞吧!海潮之魂;排山倒海吧!那些高傲的流。轻歌海鸥跟不上,曼舞的海燕退回来了,而海鹰却迎着浪头掠海而过,向着远方展翅翱翔。高飞的精灵,超然于物外,奋力直冲云宵,云歌里顿起生命之进行曲。嘶鸣吧!遥天之上,碧海之涯,多有不畏艰险者欢歌。

人生不能飞翔,但可以追赶。就如那飘忙的云,卷起大海的鸣叫,向深远的长空弥漫,海的尽头就是天之尽头,浪的尽头就是心之尽头。

立于海涛边,风已失去了它的煽动性,只有浪涌透着优美的身姿。不需要收拾打扮,不需要涂脂抹粉,就那样千百年地飘柔于时光里,浮起浮落,不曾歇停。海上有了牵绊于流霞光,阳光之红晖被涂抹于蓝天之上,飘云悠长的纽带漫于云水间,帆远了,隐隐约约;浪静了,游于天涯;还回来否,送行者的心房在轻轻振颤。那一份牵念并不只存在于离人,也存在于行远。伫立于时光中,长空漫起万里云烟,海深处传来云水悠长的轻嘹。那一份深蓝与蔚蓝的揉合,渺茫了翻摇扶上的影。

风声,水沉,是渺远的流,是大海发出来的呼喊。回程吧!大海深处远,有了海涛的回声。心沿着水的边缘,向着情深处蔓延。海,连接着汪洋;她汇聚着山川河流的力量,凝聚着季候温度的动能,改变着流的方向。一腔湛蓝的情绪,遍海苍茫的颜色,改变着时代的惯性,向着理想的王国,带着时光之流的度,带走了满地的泥沙,就如把某些思想,填埋于海底峡谷,沉积成深海之平原。

我们航行于上,海底就演绎出一个浩瀚无比的生命童年。那是生命之摇篮,思想也从此找到了孵化器,世间万物自此开始演化,也许你我之身体,你我之思想皆来自于此。

海之韵

飘远吧!那些如流的记忆。在那遥远的海面上,一艘轮船正冒着缕缕黑烟与一些记忆交织在一起,揉于浪花,融入海涛,在潮来潮去里流淌。风歇了,海鸟的身影围绕着横帆戏耍,幸福地彼此纠缠着。在这个冷然的日子,它们看上去是那样的柔美而超乎世俗,比许多诗乐里描绘的还美。

于是有音乐在脑际响起,深刻而难以捉摸。人类的耳廊太窄,辨别不出那些流于岁月的音韵。记忆如时光之流,但不融于海,只能是飘于路途。可是我感觉我已经累了,也有一些倦怠,只有无法停下来的思绪撩拨着好奇心。最远的海角是什么模样,天涯虽远,断不能止于行。

于是,人们就驾船去寻找。有可能巨浪滔天,也有可能风平浪静,记忆来只剩下渐行渐远的帆影。黎明还在窗外浪漫,世界已经没有喧哗,一切都显得很安静,只有依旧渺远的涛声。

我们摸索着,但并不想说再见。慢慢地回头望一望,航道上正起波澜,视线模糊里是一双泪眼。遥远的日子,遥远的海边,每一朵浪花都是一种记忆,只是太虚幻。时光静静地流逝,记忆慢慢地消退,一切都将回归于宁静,潮来潮去里只剩下一个飘远的背影。

海沉默了,暮色寂然,思深远的航道上变得肃穆,清冷。黄昏越来越远,黎明越来越近,朦胧里耳边又响起了涛声;听一听,你就明白,那是一种飘远的海韵。

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