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鸽子:小鸽子说自己被rtz睡

【编者按】就在这一年里我居然先后有多篇散文、小小说、随笔等见诸报端,年轻的我表面上谦虚,内心里却张狂起来。周围有些女孩倾慕我的才气,靠近我。我却不曾动心,十八岁的男孩子又懂得多少情爱呢?......作者平静的语调饱含着深情,用巧妙的文笔,回忆当年情窦初开的心绪。而今小鸽子走了,成了作者内心深深地怀念;伤感!问候作者,祝好!【可儿推荐共赏】

  快毕业那年的三月,我从云南旅游返湘。我对面下铺的一位女兵把自己的铺位让给了一位老人。解放军里雷锋多,我想着并仔细端详着她:头顶庄严的八一军徽,肩扛一道列兵军衔,一身崭新的军装使她略显单薄却不失战士的庄严和女兵特有的柔媚。

  

  女兵整理完她随身带的小玩艺后,吃力地挪动一只军用大背包,试图将它放置在行李架上。我一步跨过去将背包举起稳当地放置好。谢谢!女兵微笑着。不客气,向解放军学习。

  

  就这样我们算认识了,一路上她像一只快乐的鸟儿,我就讲些笑话编些故事逗得她咯咯地笑,她的普通话标准极了,声音脆脆的。在彼此无言时她就坐在车窗边座上盯着窗外景物,那是我所见到过最清澈、最单纯的目光。

  

  车至四川成都,女兵飞快地在我的书上写下一行娟秀的小字:成都军区某部通信连小鸽子。

  

  小鸽子,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啊!我喃喃道。再见!再见!我握了一下她纤细的小手,心中竟有几分难舍。当那团绿影逐渐变小最终从我视线里消失的时候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弥漫全身。

  

  刚回到学校时常常思念小鸽子,随着时间的推移,各种事务、活动充斥繁多,小鸽子的形象在头脑里有些淡漠了,再后来我就毕业了,溶入滚滚人流。

  

  就在这一年里我居然先后有多篇散文、小小说、随笔等见诸报端,年轻的我表面上谦虚,内心里却张狂起来。周围有些女孩倾慕我的才气,靠近我。我却不曾动心,十八岁的男孩子又懂得多少情爱呢?

  

  直到有一天我百无聊赖之际,突然想起小鸽子,她那么小、那么乖、清纯又善良,现在她怎么样了?我拔通了小鸽子部队总机。你好!请问你要哪里?

  

  小鸽子在吗?请她接个电话。我多笨啊!什么小鸽子、小鸽子的,人家是部队总机,找人也得说名字啊。

  

  电话的那端出现了短暂的沉默。我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

  请问你是她什么人?总机的口气变得严峻了。我是她的同学。我撒谎了。

  

  请等一下,我请示一下指导员。

  

  请示指导员?一个巨大的问号压在心头,难道小鸽子出事了、生病了、犯错误了••••••我心里既紧张又焦急。

  

  同志,你好!电话里传来一位大姐的声音。她问了我的姓名、单位、职务等等,我一一作了回答。

  

  我是女兵连指导员。她自我介绍后,接着带着一种低沉的语调向我说:小鸽子是一位好同志,她是我部战士的优秀代表,她永远和我们战斗在一起••••••我脑袋嗡地一响,像被强烈的电流击中一般瘫软在椅子上。天哪!小鸽子竟然牺牲了,我无论如何难以面对这个现实。

  

  原来这天午餐后师通信科科长对连队下达命令:010号线发生故障,可能在嘉陵江沿岸,这条线可是咱师的生命线。你部火速派人前往查侦,务必尽快接通此线!

  

  报告!

  

  进来。

  

  报告首长,这次参战算我一个。小鸽子已把脚扣、单机、被复线等家什背好了,雄赳赳地站在首长面前,早上才佩戴的团徽在胸前闪烁着光芒。科长乐了,你这小鬼耳朵那么长,心里却很喜欢这样的兵。好吧,再派四名战士,科长命令道。

  

  敞篷吉普车载着五名通信兵来到目的地。此时的嘉陵江由于连降暴雨,江面已是浊浪滚滚,波涛阵阵了。小鸽子她们将车停靠在嘉陵江主堤边,然后沿江堤一路查找,他们小心地把泡在黄汤里的线接好,又继续查线,接通单机与故障台联络,虽排除了几处故障,但010号线仍不通说明前方还有断头。科长坐阵障碍台大声呼叫:要快、要快!!争取在最短间尽快恢复通信联络!!!

  

  又下暴雨了,嘉陵江一改往日的温顺,变得狰狞可怖起来,天已黑尽,脚下稀泥、水草绞结在一块,简直迈不开步,走了一程又一程单薄的小鸽子觉得浑身疲软,发凉,但仍咬着牙在江堤继续查找010号线故障的所在。细心的战友发现小鸽子额头发烫,浑身颤抖不止,只得让她坐下休息一会。

  

  一道闪电从头顶掠过。小鸽子惊叫道看到,看到了。

  

  看到什么了?战友问。

  

  前面连接010号线的一根电杆。

  

  又一道电光闪过,战友们看见嘉陵江对岸横躺着一根电杆,电话线在水里泡着。

  

  嘉陵江在脚下狂暴肆虐着,一个个黑色的浪峰拍打着两岸,河里漂着树枝杂草,转眼之间就被卷进旋窝里不见了。

  

  小鸽子呼地一下站起来了,麻利地整理通信工具。也许她想亲手接好师里的生命线。

  

  你要干什么?战友问。

  

  小鸽子咚地一下跳进江里,算是回答,冰凉的江水使她从脚跟凉到心里,险些跌倒。

  

  战友们一个接一个跳进江里,只要她们趟过江把线一接通任务就完成了。

  

  胜利就在眼前啦!说不定连长、指导员已叫炊事班准备好了夜餐。小鸽子为大家鼓动。

  

  战士们纷纷向江对岸游去,游在最前面的小鸽子呼吸急促起来,一种躺在冰窑里的寒意袭来。在这冰冷的江水中,战士们用忠诚和身体抵抗激流的冲击,每游一步都得付出巨大的体力。

  

  哗!哗——一排巨浪打来,游在最前头的小鸽子被浪头卷跑了。

  

  小鸽子!小鸽子!!小鸽——子战友们一声声呼唤,震动了整个嘉陵江。只有一声声回音,小鸽子再也不会歌唱了。

  

  第二天,群山含悲,雨水呜咽,一声声鸟啼仿佛都发出啼血的哀鸣!嘉陵江风平了,水退了,低垂着头缓缓流淌,像在忏悔。

  

  砰——砰一砰砰砰砰战友们在为小鸽子鸣枪致哀。

  

  小鸽子走了,永远地走了,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,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小女兵就这样牺牲了,献身于她钟爱和平的事业。她只有十七岁啊,还是个新兵,生活才刚刚开始,她有享受美好生活的权力却永远地告别了这个世界,告别了我。

  

  我恨我自己自私,为什么不早点给小鸽子打电话,为什么百无聊赖时才想起小鸽子

  

  小鸽子走了,带走了我全部快乐,终日抑制如铅,我发觉我是多么喜欢小鸽子啊!一夜之间我成熟了许多,沉默了许多,固守在自己所筑的一片净土里面埋藏着我对小鸽子最纯洁的依恋。

  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盼望奇迹发生,小鸽子没有死,在嘉陵江下游被一打鱼的老渔夫和他的孙女救上岸了,经过多日休养又回部队了。小鸽子当英雄提军官了,穿着笔挺的毛尼军装,来我家看我,告诉我她还活着,活得好好的。小鸽子还活着,部队通知我去看她。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种种假设奇迹一个也没实现,我的心又降到冰点。那段时间我无所事事,坐着火车四处游荡,走到哪里黑就歇到那里。找一个临江客栈旅馆,要了一间干净客房,然后一人出去找酒馆喝酒,有钱时吃鱼,没钱时就花生米、侧耳根、猪头肉下酒。常喝到店家打佯时分才醉意朦胧地回去。有次我醉卧达州宣汉县某临江旅馆,夜半时分暴雨倾盆,河水猛涨,我大怒:就是这狗日的洪水卷走了小鸽子,我要跳入江中游他几个回合,表示我对洪水的憎恶和蔑视。幸被店家死死拉住,否则

  

  不觉又到冬天,不觉又是征兵的季节。我毅然放弃在广州已找好的工作,打起背包,穿上橄榄绿,参军到了小鸽子生前为之奉献的天府蓉城,也成了护卫四川人民的卫士一个,也成了光荣通信兵队伍中的一员,虽然我和小鸽子的兵种不同,但军装赋予我们的使命却一样!

  

  今夜,星光灿烂,今晚,人却未眠,终于悠悠如丝,终于悲情难抑,于是便有了这些忧忧的文字,心默诵你名,凭窗泣而焚,小鸽子,你可否听到我的心声?可否见到我的文字?你在天堂一切可安好??

  

  这样的夜里,我深深地怀念你!

  

  小鸽子,愿你安息。

【责任编辑:可儿】 

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